山人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山人家园 门户 查看主题

【胡幼宁】乌苏里江历险记

发布者: 山人 | 发布时间: 2021-10-5 16:40| 查看数: 191|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01.jpg

乌苏里江历险记

02.jpg

前几天在手机微信群里看到这样一则贴子,内容是央视播发黑龙江省饶河县的一段宣传小视屏,时长只有15分钟,却让我感概万千,因为那里是我魂牵梦绕的第二故乡。尤其是那条美丽妖娆的乌苏里江,一下子把我拉回到几十年前的回忆之中。在这条江上,我还经历过一次小小的历险故事,让我慢慢讲给大家听!

那是公元一九八二年的寒冬腊月。眼瞅着就要过大年了,尽管室外仍是阳光普照,空气清新。可859的几条街上却鲜有人在走动。这不对呀,按说快过年了,人们应当顷巢而出,抢着去农贸市场和商店购买年货。原来是近期从西伯利亚湧来的一股寒流,己将室外温度骤降到零下40来度,只要一出家门,便会立马让你感受到,什么是东北的哈气成霜,滴水成冰和冻掉下巴了。在这种环境下,对生活在北大荒的大多数人们来说,除非有急事必须出门外,一般都会猫在有火炉火墙火炕和其他有取暖设施的办公室或家中,或三五成堆的唠唠家长里短和近期场内外发生的大情小事,或给家人和朋友们整点好吃的相聚一堂,吹吹牛、打打牌、下下棋。这在北方就叫“猫冬”。这也是那个年代东北人最温暖和最舒适的“天堂”时节了。

03.jpg

记得当时我在场办小车班当驾驶员,那天好象轮到我值班出长途,任务是第二天去饶河县送一位省外事办的什么处长。此时坐在办公室角落里的赵师傅凑过来跟我说,他前两天也去过一趟饶河县城,是从东安这边的乌苏里江河套中走的。由于那年是“文封江”,所以江面上异常平整。若由此前往,要比公路近二、三十公里,问我敢不敢试试。我当时刚从汽车连调到这边工作,之前只是听别人有一打无一打的说过,却从未真正踏足。加上年轻气盛,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味道。他即说了,我若不去,足见得我是个胆小鬼。为了面子,也必须走上一遭。第二天早饭后,我开车到招待所接上要送的客人,带着一脸盲目就上路了。当我开着北京吉普来到这并不宽敞却又狭长的乌苏里江河套时,望着白茫茫的冰面和灰蒙蒙幽深不见底的远方,心中多少生出些许担忧和恐惧。一是此路之前从未走过,虽然近了那么一丁点儿,却隐约让人感到一丝生疏和不安,万一在这陌生的半道上整出个“抛茅”等力格楞的小插曲,那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二是此路却非路,只有在不是“武封江”(江面有许多冰块受冲击而隆起,非常不平整)的基础上,才有可能成为天然便道。我在此行走,那叫两眼一摸黑,前途未卜。况且沿江还有若干个村落,天知道从哪儿上去才能到达县城。若是遇到众多江岔子,谁知往哪走才不会误入歧途呀?再者说了,这条江可是中苏两国的界江,江上也没插标志,一不留神真会走错路或稍不小心没准跑到苏联“老毛子”那边去也难说。这在当年可属于偷越国境,叛国投敌,罪名可不轻啊。虽本人没有主观故意,但却是客观事实存在,纵有一百张嘴也有口难辨。况且车上还拉着一位重要人物……。话又说回来了,既使没跑到老毛子那边,跑错路不也会耽误时间吗,真悔不当初熟车熟路不走,偏要挑这“歪门邪道”,没事找事。哪哪哪全是未知数,就敢贸然行动,真不知当初脑子进水了还是搭错哪根筋,这就是逞能的代价,真想狠狠抽自己一耳光子。嗨,这越想越上火,越想越不敢往下想。可既然己上路了,再难也得硬着头皮往前走。虽然江面还算平坦,可就是弯多了些,象是永远走不到头似的。算起来己经出来很久了,一路上却连个鬼影子都没碰到。好在是送人,车上还有个说话的人相伴,倒也不算寂寞。既使心中有些担忧,由于边开车边与客人聊天,那种不安情绪稍稍被冲淡了许多。尽管线路不是太熟,好在这条路就在河套之中,大方向不会错。遇到岔路就专挑有车辙的方向或靠近中方的一侧行走。辩别县城也只能以房子多少来判断。最不济只好把车开上去,找人打听一下。还好,按时间推算,我们己经出来了三个多小时,看到岸上的房子逐渐多了起来,估计这就是县城了。上去一问,果不其然,终于安全到达目的地了。不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中午与客人一起接受了县政府的热情款待,快结束时我看了一下手表,己是下午两点多了。我急忙告别了客人,心想趁着天亮,还是早早往家返。快过年了,千万别出什么岔子!说来也巧,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上午天气还是好好的,下午说变就变,天空突然开始狂风大作,乌云卷着漫天雪花铺天盖地扑向大地,造成能见度还不足50米。此时虽然只有两点多钟,天空却黑的象锅底一般。我急忙开车从饶河进入乌苏里江河套,原来还算平整又光滑的江面上,被突如其来的暴风雪袭击后,加上大烟炮的作用,许多积雪如同绵延起伏的沙漠一般,横亘在回去的江面上,车速也由每小时60公里突降到30公里,想早点回家,只能成了奢望。为挑选稍平整的地方行驶,我只能在江面上拐来拐去的画起龙来,加之乌苏里江本就弯多,不一会就绕的我头晕眼花。天空此时也越来越黑,加上风急雪大,前方视线更加模糊不清,我只能打开车灯继续前行,就象一个人独自行走在原始森林中,漫无边际,非常无助。脑海中只知道左边是自己的国家,右岸却是陌生无比的国度,昔日两边那些连绵起伏而秀美的群山,此时显得张牙舞爪,阴森森的树林中的那些干枯树叶被凄风吹过后,发出阵阵鬼哭狼嚎的怪声,好不阴森恐怖。我内心暗自祷告,千万别出什么幺蛾子。想着想着车子己转过一个江弯,由于受到江岔和树林遮挡,前方出现一大片裸露的冰面,在躲避一个障碍物时,方向盘象是失灵一般,车子突然来了个720度大转弯,便开始在冰面上耍起旋转芭蕾舞来。直到转了N圈后,一头扎进一道雪领子当中,迫使吉普车停了下来。幸好没有翻车!尽管是寒冬腊月,仍然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车子也在刚才的手忙脚乱中息了火,还陷入深深的积雪中,己无法继续前行。我在车上几次试着启动发动机,结果由于发电机不发电,电瓶亏电太多,己然无法继续启动了。我只好在忙乱中找出车中的摇把子,硬着头皮走下车去,力图摇车启动。其实我平时是最怕在黑夜中独自行走,当然更怕摇车了。也不知当时哪来的那股蛮力,一口气摇了十几圈,吉普车尾部的排气管终于发出“腾騰腾腾”的放屁声,然后冒出几股浓烟而运转起来。我兴奋的几乎躺在地上。趁着头脑清醒和这股热劲,我忙在后备箱里翻出车上的备用铁揪,清理了前后车轮下的积雪,终于让车子动了起来。经此折腾,我反倒不象先前那么害怕了。于是我上车后开始啍着小曲为自己壮胆,一边抓紧时间往回赶路。由于有了刚才的经验教训,接下来我比刚开始谨慎了许多,心情也不象开始那么紧张烦躁了。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学过的一篇课文,大意是,困难象弹簧,你强它就弱,你弱它就强。想明白这个道理后,我再也没去胡思乱想。由于大脑中消除了诸多杂念,回家之路好象也变的顺畅了许多……。

04.jpg

我边开车边大声唱起当时最流行的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越是艰险越向前”……的片段。也不知后来我又唱了多少样板戏和其他歌曲,在不知不觉中,我终于看到了东安那熟悉又亲切的灯光,我离家越来越近了,我象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样热血沸腾,我卯足马力向着“母亲”的怀抱冲去……。

05.jpg

事过多年后,我再次想起这件事,感觉自己的情商实在太低了。明明去时就后悔走这条路了,那么回去时为什么不选择更有把握公路呢!真是一根筋傻到底了。其实,这个罪根本不赖这条江,是自己招来的!有人说这叫“死心眼”,要我说这叫恋江。

06.jpg

又过若干年后,我再次故地重游,饶河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07.jpg

这次看了央视关于饶河的小视频,相信饶河会变的更加美好!祝福饶河,祝福我的第二故乡!

最新评论

Archiver|My_爱好分享 ( 京ICP备190176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205号

GMT+8, 2021-12-9 03:56 , Processed in 0.048267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