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山人家园 门户 查看主题

胡幼宁:缅怀父亲

发布者: 山人 | 发布时间: 2021-10-8 11:34| 查看数: 166|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01.jpg

(父亲胡仲瑛年轻时的照片)
我的父亲是1958年跟随王震将军前往北大荒的十万转业官兵中的一员,来自于六朝古都的南京军事学院。听母亲讲,父亲当年完全可以不用来,只是凭着他的一股激情和自我价值追求才来到这个荒无人烟和天寒地冻的北大荒,并从此将自己的后半生全部献给了八五九。他走时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家产,但他传承给我们的却是老一辈垦荒人创立的最宝贵的北大荒精神,这也是我为之感到骄傲和自豪的地方!
父亲在北大荒工作生活了二十几个春秋。在刚来北大荒的那段岁月中,他睡过自己搭建的茅草屋。在奔赴完达山原始森林中,天当房地当床,野菜野果当干粮。在历次工作调动中,他睡过粮库,住过储油仓,夏天床下流水,冬天铺下结冰,正是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下,让他的双腿落下了重度关节炎,每逢阴天下雨就会发作,并折腾和伴随了他一辈子。在文革的历次运动中,他或多或少都会成为被教育的对象,让全家跟着受到牵连。既使这样,也没有击垮他服务和建设第二故乡的坚定毅志。他始终坚信“心不偷,凉嗖嗖”和“脚正不怕鞋歪”的道理。由于他秉性耿直,工作中经常会让一些人不理解,甚至得罪人,但他的初衷只有一个,那就是必须认真做好本职工作并把上级交给他的每一项任务做的更好。
在我们的眼中,只看到他在没完没了的加班加点工作,很少有节假日与我们共同分享生活的乐趣。由于他夜以继日的勤奋工作,天长日久劳累过度积劳成疾。既便如此,他还在说轻伤不下火线。一年前他就发现肚子有些不舒服了,但他从不当回事,实在不行了,就用硬东西顶着肚子继续工作,后来当他感到腹部疼痛难忍时,在家人和单位领导的坚持下,还要把手头的工作全部完成后才到建三江和佳木斯医学院进行检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肝癌晚期。至此他再也没能离开病床,在死亡线上挣扎了二个多月,于1980年元月20日,还不到五十七岁就早早离开了我们。
父亲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自从我们懂事开始,就很少见他过问我们的学业和生活,除非是我和弟弟在外闯祸惹事,他才会抽出宝贵时间加以问训责罚。并告知我们“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之古训的真正含义。父亲有着非常严格的家规。在外无论对错,都是我们的过错。造成我们平时很怕见他,更不用说与其深入交流。所以父亲有什么事情,我们也不会更不敢过问,全部由他自己担着。后来自己也步入中老年,才有了想了解父亲更多情况的想法,但大多是母亲多年前的回忆和自己记忆中的碎片,断断续续,很不完整。现在就很后悔前几年为什么没有认真向母亲多了解一些父亲的事情。到了再想回味时,母亲却因年迈脑梗和记忆力衰退而留下无限的遗憾!就连他们仅存不多的照片,也由于多次搬家和南方气候潮湿而变的斑驳难辨了。

02.jpg

(当年被服厂全体合影)
父亲来到北大荒后,大概在八五九农场六队(后来的19连)工作生活了不到一年的时间。由于场部要组建被服厂,父亲随即被调去任厂长,我们也跟随来到场部。刚开始组建时,父亲工作很忙,整日奔忙于八五九和饶河县之间,在这期间母亲生下了弟弟胡饶宁,在生产期间,父亲都没有留在母亲身旁关心照料,生完弟弟第二天,母亲就开始下床洗漱做饭,以至今日还留下许多后遗症让他终生难忘。
被服厂刚组建好不到五个月,八五九总场所在地饶河县又要组建印刷厂。父亲当学徒时曾经学过印刷技术,上级掌握这一信息后,父亲随即被再次抽到饶河县八五九总场印刷厂就职。父亲在印刷厂期间,当年的八五九总场真是人才济济,这些人全部来自部队和许多文艺团体,在这些人身上无时无刻不焕发着青春的朝气和活力。由此在总场存在的那段时间,文化生活是相对最为活跃的时期。《乌苏里江报》和《乌苏里江文艺》也随之诞生,并且在东北农垦系统广泛发行流传。在文化活动中,不乏有许多当年被打成右派的知名知识分子,正是他们的努力创作,才带动和繁荣了北大荒文化的蓬勃发展。其作品主要包括小说、诗歌、杂文、快板、散文和版画等等,大多反映当年开发和建设北大荒的精彩片段和动人故事,许多文字都充满建设祖国边疆的激情,读后让人心情振奋和难以忘怀。父亲离世后,在整理他的遗物时,我发现了许多当年父亲留存下来的报纸和杂志。可惜由于数次搬家,这些东西都没有留存下来。我还记得当年八五九总场还组建过文工团,并多次上演歌剧白毛女。其中的导演和杨白劳及喜儿的扮演者都是与父亲一起从部队来的老熟人。他们闲暇时会经常来家作客并带着我和弟弟一起去影剧院的后台看他们演出。这是当年让我印象最深的一段记忆。
到了1965年前后,全国开展社教运动,八五九总场撤消,那时也叫场社分家,父亲是从农场过来的人,就跟随耿国栋场长再次回到如今的八五九。父亲又重新担任被服厂厂长,一直到他生命的终结。
03.jpg

一开始被服厂的规模很小,工作人员还不到十人。主要承担一些农场职工的日常穿衣和缝补工作。随着农场和兵团建设的发展需要,被服厂职工逐步增加到二十多人。主要任务也从单一的个人成衣制作到承担兵团战士服装和全场职工的劳动保护用品。比如连队农工冬季的棉手套,机务人员的冬夏工作服和羊皮大衣,还有汽车和各种农业机械的保温被的制作和修补等等。兵团成立以及大批知青到来后,这种加工和任务量也是成倍和几十倍的增长。为了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父亲带领全厂职工没日没夜的工作。但单靠原始的剪裁方式己经无法完成这样的批量任务。于是父亲就借回南方探亲的机会,多次到南京上海的大型服装厂参观考察,回来后自己到修配厂的车间和垃圾堆中寻找各种有用的材料,自己组装电动剪裁机,经过反复试验,最终可以一次裁剪几十层劳动布,大大提高了生产和工作效率。除此之外,他还把原来的几十台人工缝纫机用电动机连接起来,变成了半机械化和半自动化,使工作效率成倍的增长。在他的不懈努力下,除了保证兵团和农场几千职工的劳动保障能自给自足,还可以支援许多附近农场的急需。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农场在位于中心的十字路口建了一个职工俱乐部,这项工程放到现在简直不值一提。可在当年,那也算是农场的一项重大工程了。在内部装修时,农场把舞台设计交给了我父亲,把室内灯光交给了沈毅的父亲。他们俩接到任务后,十万火急的跑到哈尔滨、长春、沈阳等地进行考察,经过反复比对,他们以最快的速度采购回相关原材料,并组织人员加班加点日夜奋战。由于之前没有任何经验,在操作过程中,不知有多少难题和困难在等待他们。经过数月的绞尽脑汁、反复试验和顽强拼搏,他们终于提前一个月完成了农场交给的各项任务。让八五九的百姓和职工再也不用在露天看电影和开展其他大型活动了。
04.jpg

(弟弟胡绕宁在电影放映队)

近几年来,每每从手机上看到军垦二代的回忆文章,内心就会久久不能平静。想想当年的父辈们,哪一个不是满脸稚气,哪一个不是英气勃勃的年青人,他们把青春和热血全部献给了北大荒。没有他们的奉献,哪有今天北大荒的发展壮大。他们没有向国家索取更多额外的回报,他们才是最值得尊敬和应当致敬的人!
(作者胡幼宁系八五九军垦二代,原八五九农场法庭庭长,现居江苏)
05.jpg

(回到家乡在东安留影)

06.jpg

(作者在原18连与荒友合影)

最新评论

Archiver|My_爱好分享 ( 京ICP备190176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205号

GMT+8, 2021-12-9 12:18 , Processed in 0.04390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