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山人家园 门户 查看主题

知青回忆:在北大荒与熊相处的日子

发布者: 山人 | 发布时间: 2021-10-12 16:41| 查看数: 142|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小熊阿五
作者:张港
我下乡那时,小兴安岭森林茂密,野生动物极多。就有了一段与熊称兄道弟作邻居的趣事。
- i; B' z$ G6 M3 X4 ~/ X1973年的秋天,农场派我们去三道河子筹备开辟新的分场。三道河子没有人烟,更没有道路。在拖拉机走不了的时候,我们就下来步行。在树林中走了大约摸有一个小时,坐下来休息,抽烟。忽然,有人大叫,“熊!”顺手指看去,果然见大柞树上伏着一只黑熊。它脸贴着树干,两只前爪抱着,那样子挺好笑。看上去毛毛乎的,是只小家伙。早就听说这里熊多,这回可算是看着活的了。
/ u" C7 `" c# P" e( v老农工催我们快走,他说:“有小的,大的就在跟前,要是大熊来了,那可就不好玩了。”听他这么一说,我们全有点害怕了。
01.jpg
( y2 i+ V: Z! P, N# X% A1 o
: N% j0 t, l9 _2 l! L7 s2 y
一路上,老农工就向我们这些知青讲起了熊的故事。听得出来,他是在吓唬人,也是炫耀自己。于是,一路上全是熊的故事。/ k& O2 m4 k' u3 C

3 G3 l# S  r, Z3 L$ p! X9 q山里的早晨雾蒙蒙的,云在树林间忽上忽下飘浮着像是童话世界。那天,我早早起来,招呼王国庆一同采蘑菇。我一边低头找蘑菇,一边和王国庆唠嗑。一直感觉他就在我的旁边,而且还有树枝的声音和喘气声。可是,这国庆老也不搭理我。我生气了,骂了一句,一抬头,啊!我的妈呀!迎面是一头熊。听熊的故事,倒是好玩,可真的与这家伙面对面,我顿时出了一身的汗,这下完了!
8 [, {% R: }, B% h7 t0 t( U: ?我扔下篮子,扭头就跑。树枝抽在脸上也顾不得了。累得不行时,回头一看,咦!后边根本就没熊。我舒了口气想好好喘息喘息,忽然,那家伙正蹲我前方不远的道上。我心凉了,回头再跑。可是一会儿工夫,发现它又到了我的前面。我知道,两条腿的我,绝对跑不过熊。可是也没办法,也不能就等死呀。跑不动时,我细看了一下那个家伙,它个头并不大,毛乎乎的,样子有些傻。可是,我却怕得要死,当我发现已经离住的帐篷不远时,就又用最后的力气跑了起来。忽然脚下一绊,我一个滚翻,摔出去了好老远。起来看熊时,它竟然一扭身子朝林子深处跑去。
4 f) m1 n. v- j  ]4 L5 O" V& a% Q1 I" |
连滚带爬回到住地时,这帮可恶的家伙听了我的历险记全哈哈大笑,个个拿我开涮。做饭的老刘头说:“人家那是跟你玩呐,要是想收拾你,还用得着费那么大的劲么?”老刘说得有道理,回头想想,那个熊的确不像想吃我,是像跟我玩。

; E" w) Y) T1 i8 D0 x; }( d 02.jpg
3 y8 g- D9 J4 i( d0 P& t5 b5 Z. f* F3 n3 z6 W
从那往后,对熊的恐惧反倒有些消失了,出去干活时,也经常能看到一只不大的熊,前前后后跟着我们。它不惹我们,我们也不敢去招惹它。
$ y9 ]! t0 J1 ]$ _" [6 L' J( m

, `( _" t, S3 i3 f一天中午,大家正端着碗边晒太阳边吃。就看见对面林子边上坐着只不大的黑熊。老刘头说:“这准是只刚离群的小熊,刚从大熊身边分出来,想找自己的地盘。要是它有能耐,就能打败别的熊,就能得块地盘;要真是个熊货,那就得活活饿死。”原来,看上去傻乎乎的家伙,竟然也有这样的苦难。可能是看我们吃饭馋了,它在林子边上晃来晃去,不肯走。我一个助跑,像投手榴弹一样,将手里的馒头扔将出去。它先是一闪,后是嗅嗅,将那馒头吞了下去。别人也学我的样,馒头一个一个扔出去。它看着笨,接起馒头可是灵活得很,馒头一个一个准准地落入它的嘴巴。
# s8 w# Z" u) o1 t3 ?
. j; M4 q  T4 \  c2 }从那以后,它就经常出现在我们附近,等着我们扔馒头。我还给它取了个名,叫“阿五”。因为有个上海人叫“阿四”,这一来,它与他就成哥俩了。看到熊时,我就喊:“阿五,过来,你哥在这里!”也冲阿四说:“阿四,看着没有,你阿弟来了。”青年人全爱闹,这个名也就约定俗成了,连阿四自己也称小熊为阿五。
- C5 x5 @5 p% ]1 j
山里的日子很寂寞,这只熊的出现,成为劳动后少有的欢乐,喂它逗它,让我们快乐无比。真想用手摸一摸它,真想再与它玩上回那追着跑的游戏。* n1 j2 {  x: C6 D8 A7 a  p

6 q7 g( x  \  Q' X+ k/ J7 \$ ]有一次,我们实在受不住汗水与污垢的折磨,决心到很凉的河里洗上一洗。水虽说凉得刺骨,但眼睛一闭,光着屁股全跳下去了。到了水里,就不冷了,游着闹着,开心得很。我将一个小子摁水里,他不还手,使劲地挣,抽出手来指着河边,哇哇怪叫。这时,大家才发现,阿五也来了。它悠然地扭到水边,这儿嗅嗅,那儿嗅嗅,想下水,又有些犹豫。因为是“熟人”,大家一齐喊它,让它也下水来。它可不像接馒头那样积极,不但不理睬,反而一屁股坐了下来。我们就从水里捞出小石子,投向它,逗得它从东跑到西,又从西跑到东。没一会儿,阿五就玩够了抓石头子的游戏,开始摆弄起来我们的衣服。抓起这件,嗅嗅放下了,抓起那件,看看放下了。最后,这坏家伙偏偏相中了我的衣服,它叨起来,往上一甩,再叨起来,往上一扔,坏了!我那红红绿绿的饭票和仅剩的半盒烟,让它来了个天女散花,飞起来,又落下,最后,像小小的船儿一样,顺水漂走了。我一捧水扬在阿四身上,捏他的鼻子,说:“你弟弟惹的祸,这个月我吃你的,当哥哥的赔!”
3 u  H. A# ]8 s$ g9 h2 ]+ L3 E1 I8 x! p( ?
秋一天天深了,到了有冰的日子。一天,我们伐木回来,忽的一只白熊从门里蹿了出来。屋子里全是白的,装面粉的口袋被撕成碎片,面缸也倒了,盆已经被踩成盘子。老刘头说:“要到冬天了,它得抓食准备过冬了。”

5 S6 a- m* \) @6 ^
03.jpg

' r+ q/ Q8 O8 @' f4 M' c2 y
不久,场部来了干部,干部说:“你们拿馒头喂黑瞎子,还把熊引到了屋子里!这是干革命么?这是贫下中农的好后代么?”场部的人带来支七九步枪,就守在我们的屋子里。: F, s+ ?" _' T9 v4 {# b  v" m

$ r" f" n7 J# |这天,将吃晚饭的时候,阿五一晃一拧又来了。七九步枪冲它“咣”就是一枪,一连放了三响。我骇得闭上眼睛,不敢看。等枪不响了,睁眼看时,除了白桦树,那里什么也没有。从此,再也没有见过阿五。老刘头说:“其实,咱们是害了它。你们喂它,惯它,它自己已经不大会找食吃了。眼见冬天到了,它蹲不了仓子(冬眠),不让群狼掏了,也得饿死。”让老刘这么一说,个个心里不是滋味。大家总是希望有一天,阿五又能出现,又能听到它的声音,可是,阿五再也没有来。" _, b1 }: b3 ^& Y+ y0 a0 w( W
8 v- T9 U2 v/ G, k) |5 B
文章来源:上海知青网

最新评论

Archiver|My_爱好分享 ( 京ICP备190176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205号

GMT+8, 2021-11-29 12:55 , Processed in 0.04400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