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山人家园 门户 查看主题

【苏占普】荒原深处有个"乌托邦"(葛柏林的故事)

发布者: 山人 | 发布时间: 2021-10-20 08:32| 查看数: 136| 评论数: 2|帖子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01.jpg

02.jpg

荒原深处有个"乌托邦"
(葛柏林的故事)

2008年03月10日 来源:生活报
  “乌托邦”这个词,如果翻译过来,是“最美好的地方”或“不可能有的地方”。十六世纪,空想社会主义的奠基人、英国人托马斯·摩尔写了一本书《乌托邦》,一方面批判资本主义制度,一方面,鼓吹要建立一种没有剥削、人人平等、社会和谐的世外桃园式的社会制度。摩尔和后来的许多空想社会主义者,极尽努力,都没有实现自己的社会理想,因此“乌托邦”和“陶花源”一样成为梦想的美好地方的代名词。然而,我却在北大荒的荒原深处,真看到一处“乌托邦”,那里生产发展、生态平衡、人人平等、个个幸福。
    我到建三江农垦分局采访老知青,王道明书记领着我从西向东穿过三江平原的腹地,路过一个个绿翡翠似的农场,一直向东进发。开始是水泥路面,后来是沙石路面,过了八五九农场场部,就是越来越难走的乡间土路了。过了别拉洪河后,一片茂密的树林吸引了我们的目光,走进树林,恍如走进一个神奇的世界。挺拔的杨树簇拥着一个村落,树墙和鲜花掩映着一栋栋房舍,房前铺展着数千平方米的晒场,晒场由金属和玻璃组成宽敞的篷盖遮罩。再向前看,那巨大的场地上摆放着一大排世界最先进的农用机械,最显赫的是那台有二层楼高的意大利纽荷兰公司生产的菲亚特牌的大马力拖拉机。我们的造访让宁静的庄园一阵狗叫鸡鸣。身材高壮、满脸古铜色的庄园主葛柏林和他的夫人林莉跑出来,一边喝退狂吠的那几条黄狗,一边和我们打招呼。
    在老葛家,主人向我介绍了这个家庭农场的传奇创业史。他们家和员工宿舍同在一栋房,里面的陈设和城里我们常见大开间的住宅,没什么区别,客厅、卧室、餐厅、卫生间,一应俱全,装饰得很讲究。这里是老葛的“行宫”,场部还有楼房,儿子一家常住,他们老两口已习惯了这田园里的生活。“啸歌弃城市,归来事耕织。”“晨兴理荒秽,戴月荷锄归。”就是他们的生活状态。
    葛柏林的父亲是1958年转业到北大荒的部队干部,他追随父亲从浙江的一小山村来到北大荒,因父亲当时在佳木斯的东北农垦总局工作,他就在那个城市读书。1968年6月18日,高中毕业而无法继续升学的他下乡来到了八五九农场(后来的23团)。在连队,柏林和北京10中的1968届高中生林莉相识并相爱。林莉说爱上老葛的原因是,他朴实能干,总能冒出新思想,还特别有激情。我想柏林的身材魁梧、仪表堂堂,为人仗义,也是打动这个美丽的北京姑娘芳心的原因。
    问起已经从连队农工、统计员、排长、连长、指导员当到分场场长兼党委书记的葛柏林,为什么去办家庭农场?他说到了美国电影《荒原小屋》和前苏联的小说《金星英雄》对他的影响。一个家族从美国西部荒原上的一个草屋起家,开发荒凉的草原,建设家庭农场的故事让他心潮难平。而那个苏联退役的一级战斗英雄,把落后的集体农庄变成富足的家园的事迹,他总是念念不忘。他记得小说中的描写:在庆丰收的宴会上,长长的木桌上摆着大筐,那里面装着香气扑鼻的面包和金黄色的烤鹅,桌上还摆着一瓶瓶自己生产的蜂蜜和大杯的葡萄酒……
    在一次佳木斯青年的中秋节聚餐时,葛柏林又想起了苏联集体农庄的那个丰收宴会,他对大家说:“我真想自己拥有一片土地,自己耕耘,自己收获!”同学们都说:“你这是梦想!土地是国家的,怎么能让你自己耕种,怎么能让你自己收获!”也许因为柏林从小在农村长大,也许是因为他是开发北大荒的老战士的后代,他太热爱土地,太热爱黑土地上的一草一木了。他梦想在自己拥有的土地上,建设自己梦想的美丽富足的家园。那时,他和农场的许多职工一样,日子过得很苦。穷则思变。
    没想到,他的梦想真的可以成真了。1984年8月,来北大荒视察的胡耀邦同志,对建三江农垦分局的干部说:你们也可以搞家庭农场嘛!那时安徽凤阳小岗村农民创造的联产承包的经营形式已经给中国广大农村带来一片生机,长期经营形式单一的国营农场还陷于长期亏损的因难中。总书记这石破天惊的号召,让早就对农场生产经营形式的弊病有切肤之痛的葛柏林“揭竿而起”了,毅然辞掉分场长和书记的职务,要办家庭农场。当时老葛的行动在八五九农场引起很大反响。1985年那个难忘的春天,葛柏林在离场部50多公里的荒原上包了一片荒原,领着几个工人,挖沟排水,开荒种地。当时他借居在37连,在大食堂起火。那一年就开荒近400亩,种上了小麦大豆。在丰收在望的时候,上级来到连队查账,有人怀疑葛柏林侵占了连队的利益,结果一算,连队还欠葛柏林一万多元钱。
    葛柏林回忆说,那时大多数农场职工认为办家庭农场就是走邪路,我们像后娘养的,处处受气。葛柏林怕人说他占公家的便宜,一气之下,扔下已开好的地,又跑到20多公里外、别拉洪河畔的一片当年开荒的废弃地,干了起来。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一棵树都没有的荒原上,葛柏林满怀信心地安营扎寨了。已经在农场当工会副主席的林莉也辞去职务,跟着老葛干起来。那时,林莉在四棵木杆挑着的一块帆布下,脚站在泥水里,给工人们做饭,老葛开着拖拉机和工人们一起挖沟开地。那时他们喝的是泡子里的水,住的是草棚,吃的是粘牙的馒头,再次感受第一代创业者的艰辛。到1986年,葛柏林的家庭已经开荒2000多亩。1987年,他们遭遇大涝,地面存水80多厘米,当年他们只收了20多吨粮食。葛柏林毫不动摇地继续排水开荒,改进耕种方式,粮食产量不断增加,可卖粮很难。因为他们是家庭农场,列不上计划,价格得不到优惠,可葛柏林还是找到了克服困难的办法,卖出了粮食,生产规模越来越大,使那些想把他们挤垮的人一次次失望了。
    葛柏林的家庭农场经过十多年的奋斗,现在有耕地7000亩、林地2000亩、湿地900亩,共挖排水沟150公里,土方30万立方米,田间路15公里,在农田建设方面投资120万元。这个农场的规模当然大大超过那个在荒原小屋起家的美国家庭农场。
    作为农业专家,葛柏林深知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的道理,1996年,他投资了48万元购买了纽荷兰公司生产的菲亚特牌的M160大型拖拉机,成为中国第一个购买进口大型农机的个体农户,第二年根据生产的需要,他又买进了一台菲亚特。现在操纵这台世界最先进农机的是老葛的儿子葛麦。这个已回北京工作的年轻人,要继承父业,在北大荒施展自己的才华。他在父亲手下当技术总管,他的治下有包括拖拉机、收割机、播种机、深松机、割晒机、扬场机、输送机、喷药机等全套世界一流的30多台农业机械。他的接班人,就是还抱在她妈妈怀里的3岁的葛豆豆。真想象不出,到她那个时候,会操纵什么样的农业机械,农场会建设成什么样子。
    葛柏林“自己拥有一片土地,自己耕耘,自己收获”的理想实现了,更重要的是他还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为自己的祖国做出了贡献,显示了一种生产经营方式的生命力。建立家庭农场以来,他们已生产粮食1.2万吨,从2000年以来,每年产粮豆1420吨,能装40节车皮。如果按每人每年150公斤口粮算,他的农场给养近一万人。他们农场的粮食商品率95%,优质品率100%。王道明书记是葛柏林的老朋友,无论是在八五九农场或在建三江工作时,都给这个示范家庭农场很多支持,他说,在全垦区二十多万个家庭农场中,无论规模、现代化程度、粮食产量、销售收入,葛柏林家都是独占鳌头的。说着,林莉拿来两个奖状给我看,那是2003年农业部颁发的“全国粮食生产大户”、“全国种粮十大标兵”的奖状。葛柏林指着窗外说,还奖给我一台拖拉机呢,那不,正停在场院上呢!
    这时,晚霞正为这个富足的庄园洒下一片金辉,晚风送来一阵清凉。我说,咱们抓紧看看吧。我们先参观了职工宿舍,我很吃惊,那条件竟比大学生的宿舍要好,四个人一间,有电视,有书桌,还有可以洗浴的卫生间。挨着宿舍还有一间立着书架的图书室和一间摆着乒乓球台的娱乐室,这些设施都是为18个工人服务的。在那间办公室里,我看到了挂在墙上的党支部成员的名单,林莉是这个家庭农场党支部的书记。她说,我们这个支部活动很多,大家积极性很高。我看到门前停着八九台黑色的力帆牌摩托车,那是老葛给工人们买的交通工具。他还给骨干工人在场部买了五套房子。在他农场工作的职工年工资1.2万元,还为他们每个人上了五项保险。老葛说,这个农场是大家建设的,钱是大伙挣的,大家都亲如家人,亏待他们一点,我都会心里不安的!
    走出宿舍和办公室,老葛领着我们在湖畔散步,那是他挖的一个大渔塘,在他的领地里,这样的水塘有六七个,最大的有50亩。湖畔岸柳成行,树林成片,树上有晚归的鸟儿在啼唱,水里的鱼儿忍不住伸出头来看热闹,然后又潜入水中,留下一片水泡。我们向远望去,一片水草丰密、塔头点点的湿地。老葛说,这片湿地是他用200亩熟地换来的,他看到有人买了这片湿地开荒造田,他很着急,马上就用他的那片好地,换回来这一片生态破败的沼泽。他又投资12万元,围土堰防止水土流失,让湿地恢复了原貌。各种野生动物又开始在这里繁衍生息,重现了天上水鸟低飞、地里走兽嬉戏、水里鱼儿畅流的美景。走过湖畔,老葛又领我们走进一片看不到尽头的松林,那片落叶松高有丈许,径粗五六厘米,树下松叶绵软如毯,林中空气清新。十多年前,他要在这片荒地上种松树时,有人劝他,还是种杨树长得快,松树成材要50年,你现在都40多岁了。再说,种一遍也活不了。他说,就是要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嘛!一遍不活,明年再种。老葛是个种树迷,在他的农场所在地面已种树30万棵,而且种类很全,连比较难养的松树、黄菠萝树、核桃楸他都种了。他曾花5000元,派人到完达山收集核桃楸树种,现在已经有2万多棵核桃楸在他这里安家落户。耕地中有一棵歪脖子榆树影响作业,有人要伐掉,老葛却花了1200元,把它移植到了地头。
    每棵树、每一个动物都是他珍爱的生命。他说,动物和植物是和人一样有生命的,具有同等的生存权利。2001年冬天,他买了50只鸡就养在松林边,有人说应下架子打狐狸和黄鼠狼,否则鸡都被它们偷吃了。他却在松林边摆了个食槽,每天都添食,喂狐狸和黄鼠狼,结果鸡狼相安无事。有时那厮竟大摇大摆地走出来吃食,一点也不怕人。结果受惠于老葛的狐狸们却帮了他的大忙,以前仓库里的麻袋苫布经常被老鼠咬坏,现在有了尽职的狐狸们,老鼠也不见了,每年减少损失10万元。这些年,老葛花2300多元,从商贩中手中买回林蛙600多公斤,送回山林。这些林蛙又吃掉多少害虫!帮过老葛大忙的还有集居在他家树林的乌鸦。1999年夏天,葛家农场的1000多亩大豆发生了地老虎虫害,正当老葛着急上火时,几只乌鸦呱呱大叫地飞过来,第二天几千只乌鸦飞过来了,他们尖尖的嘴巴对准地老虎,一啄一个准。没用一滴农药,地老虎被彻底除掉了。偏爱大自然的老葛也得到了大自然的偏爱。这些年在最旱的时候,老葛的农场总多得几场雨,因为这里生态好,林子多,湿地多,蒸发的水分多,下得雨就多。
    我对老葛说,你不是一个大自然的掠夺者,而是一个建设者。你不像有些人对大自然巧取豪夺,而是千方百计保护生态,永续利用。葛柏林说:“我当年曾和知青战友一起上山砍树开荒,欠下一笔不小的生态账,大批知青返城后,我自愿留下来,就是为了还账。现在我已完成退耕还林1995亩,占耕地四分之一。我今年快60岁了,要在地里再种100万棵树。那时我的农场就会成为生态最好的美丽家园了。”如果我们每一个知青在和大自然的亲密接触中,在经历许多苦难之后,能敬畏大自然,能爱护大自然,能养成惜天悯人的情怀,那我们就不枉为一次北大荒人!
    在老葛的职工食堂里,我们也享受了一次丰收的宴请,林莉和儿媳亲自动手为我们做了一桌子饭菜。我们尝到了葛家自产的鸡鱼肉菜水果,虽然没有烤得发黄的鹅,但那浑圆的大鹅蛋已够我们受用的了。
    玫瑰色的晚霞中,老葛和林莉举起那玫瑰色的酒杯,邀请我下次一定在他们家住下,他们说:“在这儿写知青故事一定很好。”我愉快地接受了他们的邀请。我说,那时我们就可以“把酒话桑麻,慷慨歌大荒”了。


(图/记者 刘广海 作者: 贾宏图)

最新评论

山人 发表于 2021-10-20 08:57:22
作者——贾宏图

03.jpg

04.jpg

贾宏图,黑龙江哈尔滨人。中共党员。1968年赴北大荒插队务农,历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记者,《哈尔滨日报》记者、副总编,中共哈尔滨市委办公厅副主任,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主席、党组书记、文学创作一级,黑龙江省文化厅厅长,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68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报告文学《她在丛中笑》、《大森林的回声》、《大江向洋去》、《大爆炸》、《美国这杯鸡尾酒》等20余部,200余万字。其作品曾获全国报告文学奖3次、报刊和地方文学奖10余奖。
    贾宏图,1985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政教系。1968年上山下乡到北大荒。1970年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报社任记者。1976年任哈尔滨日报记者。曾任哈尔滨日报副总编;哈尔滨市委办公厅副主任;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主席、文化厅长,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社长。1986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中国作协第五届、第六届、第七届全委会委员,中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第六届、第七届常务理事。文学创作一级。曾任第二届、第三届中国鲁迅文学奖评委。出版报告文学集、散文集十余部。所著报告文学《大洋的此岸和彼岸》(合作)、《她在丛中笑》和《大森林的回声》获中国作家协会报告文学奖,所著报告文学《解冻》获“当代文学奖”,多次获东北和省文学大奖。近年,在《生活报》开辟专栏“边走边写”和“我们的故事”,广受读者欢迎。我省文学界、新闻界知名专家,1992年起享受政府津贴。中共黑龙江省委第八届、第九届委员。黑龙江省第九届人大代表。
传说中的乌托邦


05.jpg


06.jpg


传说中的桃花源



07.jpg


08.jpg


09.jpg


我到建三江农垦分局采访老知青,王道明书记领着我从西向东穿过三江平原的腹地,路过一个个绿翡翠似的农场,一直向东进发。开始是水泥路面,后来是沙石路面,过了八五九农场场部,就是越来越难走的乡间土路了。过了别拉洪河后,一片茂密的树林吸引了我们的目光,走进树林,恍如走进一个神奇的世界。

王道明书记领着我们
穿过三江平原腹地

10.jpg

路过一个个绿翡翠似的农场

11.jpg

进入八五九农场地界

12.jpg

车辆驶出八五九农场场部

13.jpg

穿过了别拉洪河

14.jpg

一片茂密的树林吸引了我们的目光

15.jpg

挺拔的杨树簇拥着一个村落,树墙和鲜花掩映着一栋栋房舍,房前铺展着数千平方米的晒场,晒场由金属和玻璃组成宽敞的篷盖遮罩。再向前看,那巨大的场地上摆放着一大排世界最先进的农用机械,最显赫的是那台有二层楼高的意大利纽荷兰公司生产的菲亚特牌的大马力拖拉机。

挺拔的杨树簇拥着一个村落

16.jpg

树墙和鲜花掩映着一栋栋房舍

17.jpg

二层楼高的菲亚特牌大马力拖拉机

18.jpg

我们的造访让宁静的庄园一阵狗叫鸡鸣。身材高壮、满脸古铜色的庄园主葛柏林和他的夫人林莉跑出来,一边喝退狂吠的那几条黄狗,一边和我们打招呼。

19.jpg

在老葛家,主人向我介绍了这个家庭农场的传奇创业史。他们家和员工宿舍同在一栋房,里面的陈设和城里我们常见大开间的住宅,没什么区别,客厅、卧室、餐厅、卫生间,一应俱全,装饰得很讲究。这里是老葛的“行宫”,场部还有楼房,儿子一家常住,他们老两口已习惯了这田园里的生活。“啸歌弃城市,归来事耕织。”“晨兴理荒秽,戴月荷锄归。”就是他们的生活状态。

他们家和员工宿舍同在一栋房

20.jpg

21.jpg

22.jpg

大开间的住宅,客厅、卧室、餐厅、卫生间,一应俱全。

23.jpg

24.jpg

老两口已习惯了这田园里的生活

25.jpg

葛柏林的父亲是1958年转业到北大荒的部队干部,他追随父亲从浙江的一小山村来到北大荒,因父亲当时在佳木斯的东北农垦总局工作,他就在那个城市读书。1968年6月18日,高中毕业而无法继续升学的他下乡来到了八五九农场(后来的23团)。在连队,柏林和北京10中的1968届高中生林莉相识并相爱。林莉说爱上老葛的原因是,他朴实能干,总能冒出新思想,还特别有激情。我想柏林的身材魁梧、仪表堂堂,为人仗义,也是打动这个美丽的北京姑娘芳心的原因。

学生时代的葛柏林和同学们

26.jpg

1968年高中毕业的葛柏林来到八五九农场

27.jpg

28.jpg

29.jpg

葛柏林和北京知青林莉相识并相爱

30.jpg

问起已经从连队农工、统计员、排长、连长、指导员当到分场场长兼党委书记的葛柏林,为什么去办家庭农场?他说到了美国电影《荒原小屋》对他的影响。一个家族从美国西部荒原上的一个草屋起家,开发荒凉的草原,建设家庭农场的故事让他心潮难平。

曾任分场场长兼党委书记的葛柏林1984年申请去办家庭农场

31.jpg

他说:受到了美国电影《荒原小屋》对他的影响
美国电影《荒原小屋》

32.jpg

前苏联小说《金星英雄》描述的是:那个苏联退役的一级战斗英雄,把落后的集体农庄变成富足的家园的事迹,他总是念念不忘。
前苏联小说《金星英雄》

33.jpg

把落后的集体农庄变成富足的家园
34.jpg

35.jpg

他记得小说中的描写:在庆丰收的宴会上,长长的木桌上摆着大筐,那里面装着香气扑鼻的面包和金黄色的烤鹅,桌上还摆着一瓶瓶自己生产的蜂蜜和大杯的葡萄酒……
大家聚集在长长的木桌上

36.jpg

香气扑鼻的面包和金黄色的烤鹅

37.jpg

还摆着一瓶瓶自己生产的葡萄酒

38.jpg

在一次佳木斯青年的中秋节聚餐时,葛柏林又想起了苏联集体农庄的那个丰收宴会,他对大家说:“我真想自己拥有一片土地,自己耕耘,自己收获!”同学们都说:“你这是梦想!土地是国家的,怎么能让你自己耕种,怎么能让你自己收获!”也许因为柏林从小在农村长大,也许是因为他是开发北大荒的老战士的后代,他太热爱土地,太热爱黑土地上的一草一木了。他梦想在自己拥有的土地上,建设自己梦想的美丽富足的家园。
       那时,他和农场的许多职工一样,日子过得很苦。穷则思变。

共同劳动和生活的知青们

39.jpg

“我真想自己拥有一片土地,自己耕耘,自己收获!”

40.jpg

没想到,他的梦想真的可以成真了。1984年8月,来北大荒视察的胡耀邦同志,对建三江农垦分局的干部说:你们也可以搞家庭农场嘛!那时安徽凤阳小岗村农民创造的联产承包的经营形式已经给中国广大农村带来一片生机,长期经营形式单一的国营农场还陷于长期亏损的因难中。

1984年胡耀邦同志来北大荒视察

41.jpg

胡耀邦同志对建三江干部说:“你们也可以搞家庭农场嘛”

42.jpg

总书记这石破天惊的号召,让早就对农场生产经营形式的弊病有切肤之痛的葛柏林“揭竿而起”了,毅然辞掉分场长和书记的职务,要办家庭农场。当时老葛的行动在八五九农场引起很大反响。

葛柏林毅然辞掉分场长职务,要办家庭农场。

43.jpg

1985年那个难忘的春天,葛柏林在离场部50多公里的荒原上包了一片荒原,领着几个工人,挖沟排水,开荒种地。当时他借居在37连,在大食堂起火。那一年就开荒近400亩,种上了小麦大豆。在丰收在望的时候,上级来到连队查账,有人怀疑葛柏林侵占了连队的利益,结果一算,连队还欠葛柏林一万多元钱。

葛柏林包了一片荒原,领着几个工人挖沟排水。

44.jpg

在荒原上开荒

45.jpg

不畏劳苦辛勤种地

46.jpg

种上了小麦、大豆

47.jpg

在丰收在望的时候···
48.jpg

葛柏林回忆说,那时大多数农场职工认为办家庭农场就是走邪路,我们像后娘养的,处处受气。葛柏林怕人说他占公家的便宜,一气之下,扔下已开好的地,又跑到20多公里外、别拉洪河畔的一片当年开荒的废弃地,干了起来。
在别拉洪河畔的当年一片废弃地又干了起来

49.jpg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一棵树都没有的荒原上,葛柏林满怀信心地安营扎寨了。已经在农场当工会副主席的林莉也辞去职务,跟着老葛干起来。

当工会副主席的妻子林莉也辞去职务,跟着老葛干起来。

50.jpg

那时,林莉在四棵木杆挑着的一块帆布下,脚站在泥水里,给工人们做饭,老葛开着拖拉机和工人们一起挖沟开地。

林莉在几棵木杆挑着的一块帆布下,给工人们做饭。

51.jpg

老葛开着拖拉机和工人们一起挖沟开地。

52.jpg

那时他们喝的是泡子里的水,住的是草棚,吃的是粘牙的馒头,再次感受第一代创业者的艰辛。到1986年,葛柏林的家庭已经开荒2000多亩。1987年,他们遭遇大涝,地面存水80多厘米,当年他们只收了20多吨粮食。

他们喝的是泡子里的水

53.jpg

住的是草棚

54.jpg

葛柏林毫不动摇地继续排水开荒,改进耕种方式,粮食产量不断增加,可卖粮很难。因为他们是家庭农场,列不上计划,价格得不到优惠,可葛柏林还是找到了克服困难的办法,卖出了粮食,生产规模越来越大,使那些想把他们挤垮的人一次次失望了。

他们克服种种困难,卖出了粮食。

55.jpg

生产规模越来越大···

56.jpg

葛柏林的家庭农场经过十多年的奋斗,现在有耕地7000亩、林地2000亩、湿地900亩,共挖排水沟150公里,土方30万立方米,田间路15公里,在农田建设方面投资120万元。这个农场的规模当然大大超过那个在荒原小屋起家的美国家庭农场。
现在有耕地七、八千亩

57.jpg

58.jpg
山人 发表于 2021-10-20 14:35:51
林地2000亩,多达一百多万棵
59.jpg

60.jpg

湿地千余亩

61.jpg

62.jpg

63.jpg

共挖排水沟150多公里

64.jpg

65.jpg

农田建设方面投资120万元

作为农业专家,葛柏林深知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的道理,1996年,他投资了48万元购买了纽荷兰公司生产的菲亚特牌的M160大型拖拉机,成为中国第一个购买进口大型农机的个体农户,第二年根据生产的需要,他又买进了一台菲亚特。

66.jpg

1996年他投资购买了菲亚特牌大型拖拉机

67.jpg

第二年他又投资买了菲亚特牌大型拖拉机
现在操纵这台世界最先进农机的是老葛的儿子葛麦。这个已回北京工作的年轻人,要继承父业,在北大荒施展自己的才华。他在父亲手下当技术总管,他的治下有包括拖拉机、收割机、播种机、深松机、割晒机、扬场机、输送机、喷药机等全套世界一流的30多台农业机械。

68.jpg

他的治下有世界一流的30多台农业机械
69.jpg

他的接班人,就是还抱在她妈妈怀里的3岁的葛豆豆。真想象不出,到她那个时候,会操纵什么样的农业机械,农场会建设成什么样子。

怀抱着三岁的孙女豆豆

70.jpg

如今的豆豆今年刚刚参加完高考

71.jpg

葛柏林“自己拥有一片土地,自己耕耘,自己收获”的理想实现了,更重要的是他还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为自己的祖国做出了贡献,显示了一种生产经营方式的生命力。
    建立家庭农场以来,他们已生产粮食1.2万吨,从2000年以来,每年产粮豆1420吨,能装40节车皮。如果按每人每年150公斤口粮算,他的农场给养近一万人。他们农场的粮食商品率95%,优质品率100%。

每年产粮豆1420吨,能装40节车皮。

72.jpg

他们农场的粮食商品率95%,优质品率100%。

73.jpg

王道明书记是葛柏林的老朋友,无论是在八五九农场或在建三江工作时,都给这个示范家庭农场很多支持,他说,在全垦区二十多万个家庭农场中,无论规模、现代化程度、粮食产量、销售收入,葛柏林家都是独占鳌头的。

王道明说:全垦区二十多万个家庭农场中,葛柏林家都是独占鳌头的。

74.jpg

说着,林莉拿来两个奖状给我看,那是2003年农业部颁发的“全国粮食生产大户”、“全国种粮十大标兵”的奖状。葛柏林指着窗外说,还奖给我一台拖拉机呢,那不,正停在场院上呢!

葛柏林指着窗外说:还奖给我一台拖拉机呢。

75.jpg

2003年农业部表彰人员合影

76.jpg

农业部颁发的“全国粮食生产大户”奖状

77.jpg

这时,晚霞正为这个富足的庄园洒下一片金辉,晚风送来一阵清凉。我说,咱们抓紧看看吧。我们先参观了职工宿舍,我很吃惊,那条件竟比大学生的宿舍要好,四个人一间,有电视,有书桌,还有可以洗浴的卫生间。挨着宿舍还有一间立着书架的图书室和一间摆着乒乓球台的娱乐室,这些设施都是为18个工人服务的。在那间办公室里,我看到了挂在墙上的党支部成员的名单,林莉是这个家庭农场党支部的书记。她说,我们这个支部活动很多,大家积极性很高。

挂牌的那间是党支部办公室

78.jpg

林莉是圈河农场党支部书记

79.jpg

我看到门前停着八九台黑色的力帆牌摩托车,那是老葛给工人们买的交通工具。他还给骨干工人在场部买了五套房子。在他农场工作的职工年工资1.2万元,还为他们每个人上了五项保险。老葛说,这个农场是大家建设的,钱是大伙挣的,大家都亲如家人,亏待他们一点,我都会心里不安的!

这些摩托车,是老葛给工人们买的交通工具。

80.jpg

他还给骨干在场部买了五套房子

81.jpg

走出宿舍和办公室,老葛领着我们在湖畔散步,那是他挖的一个大渔塘,在他的领地里,这样的水塘有六七个,最大的有50亩。湖畔岸柳成行,树林成片,树上有晚归的鸟儿在啼唱,水里的鱼儿忍不住伸出头来看热闹,然后又潜入水中,留下一片水泡。

在他的领地里,大水塘有六七个。

82.jpg

最大的有50亩
83.jpg

湖畔岸柳成行,树林成片。

84.jpg

水里的鱼儿忍不住伸出头来看热闹

85.jpg

我们向远望去,一片水草丰密、塔头点点的湿地。老葛说,这片湿地是他用200亩熟地换来的,他看到有人买了这片湿地开荒造田,他很着急,马上就用他的那片好地,换回来这一片生态破败的沼泽。他又投资12万元,围土堰防止水土流失,让湿地恢复了原貌。

向远望去,一片水草丰密···

86.jpg

塔头点点的湿地

87.jpg

他又投资12万元,围土堰,让湿地恢复了原貌

88.jpg

各种野生动物又开始在这里繁衍生息,重现了天上水鸟低飞、地里走兽嬉戏、水里鱼儿畅流的美景。

重现了天上水鸟低飞

89.jpg

水里鱼儿畅流的美景

90.jpg

走过湖畔,老葛又领我们走进一片看不到尽头的松林,那片落叶松高有丈许,径粗五六厘米,树下松叶绵软如毯,林中空气清新。十多年前,他要在这片荒地上种松树时,有人劝他,还是种杨树长得快,松树成材要50年,你现在都40多岁了。再说,种一遍也活不了。他说,就是要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嘛!一遍不活,明年再种。

一片看不到尽头的松林

91.jpg

那片落叶松高有丈许

92.jpg

径粗五六厘米

93.jpg

树下松叶绵软如毯

94.jpg

林中空气清新

95.jpg

老葛是个种树迷,在他的农场所在地面已种树30万棵,而且种类很全,连比较难养的松树、黄菠萝树、核桃楸他都种了。他曾花5000元,派人到完达山收集核桃楸树种,现在已经有2万多棵核桃楸在他这里安家落户。耕地中有一棵歪脖子榆树影响作业,有人要伐掉,老葛却花了1200元,把它移植到了地头。

连比较难养的核桃楸他都种了

96.jpg

连比较难养的黄菠萝树他都种了

97.jpg

每棵树、每一个动物都是他珍爱的生命。他说,动物和植物是和人一样有生命的,具有同等的生存权利。2001年冬天,他买了50只鸡就养在松林边,有人说应下架子打狐狸和黄鼠狼,否则鸡都被它们偷吃了。他却在松林边摆了个食槽,每天都添食,喂狐狸和黄鼠狼,结果鸡狼相安无事。有时那厮竟大摇大摆地走出来吃食,一点也不怕人。结果受惠于老葛的狐狸们却帮了他的大忙,以前仓库里的麻袋苫布经常被老鼠咬坏,现在有了尽职的狐狸们,老鼠也不见了,每年减少损失10万元。

他买了50只鸡就养在松林边

98.jpg

受惠于老葛的狐狸却帮了他的大忙

99.jpg

有了尽职的狐狸

100.jpg

老鼠也不见了

101.jpg

这些年,老葛花2300多元,从商贩中手中买回林蛙600多公斤,送回山林。这些林蛙又吃掉多少害虫!

这些林蛙又吃掉多少害虫!

102.jpg

帮过老葛大忙的还有集居在他家树林的乌鸦。1999年夏天,葛家农场的1000多亩大豆发生了地老虎虫害,正当老葛着急上火时,几只乌鸦呱呱大叫地飞过来,第二天几千只乌鸦飞过来了,他们尖尖的嘴巴对准地老虎,一啄一个准。没用一滴农药,地老虎被彻底除掉了。

几千只乌鸦飞过来,把地老虎彻底除掉了。

103.jpg

偏爱大自然的老葛也得到了大自然的偏爱。这些年在最旱的时候,老葛的农场总多得几场雨,因为这里生态好,林子多,湿地多,蒸发的水分多,下得雨就多。

老葛的农场总多得几场雨

104.jpg

我对老葛说,你不是一个大自然的掠夺者,而是一个建设者。你不像有些人对大自然巧取豪夺,而是千方百计保护生态,永续利用。葛柏林说:“我当年曾和知青战友一起上山砍树开荒,欠下一笔不小的生态账,大批知青返城后,我自愿留下来,就是为了还账。现在我已完成退耕还林1995亩,占耕地四分之一。

我当年曾和知青战友一起上山砍树开荒

105.jpg

欠下一笔不小的生态账

106.jpg

我自愿留下来,就是为了还账。

107.jpg

现在我已完成退耕还林1995亩

108.jpg

我今年快60岁了,要在地里再种100万棵树。那时我的农场就会成为生态最好的美丽家园了。”如果我们每一个知青在和大自然的亲密接触中,在经历许多苦难之后,能敬畏大自然,能爱护大自然,能养成惜天悯人的情怀,那我们就不枉为一次北大荒人!

我今后要再种100万棵树

109.jpg

我的农场就会成为生态最好的美丽家园了

110.jpg

在老葛的职工食堂里,我们也享受了一次丰收的宴请,林莉和儿媳亲自动手为我们做了一桌子饭菜。我们尝到了葛家自产的鸡鱼肉菜水果,虽然没有烤得发黄的鹅,但那浑圆的大鹅蛋已够我们受用的了。

老葛的食堂里,我们也享受了一次丰盛的宴请。

111.jpg

那浑圆的大鹅蛋已够我们受用的了
initpintu_副本.jpg

我们尝到了葛家自产的鸡鱼肉菜水果

122.jpg

123.jpg

124.jpg

125.jpg

126.jpg

127.jpg

128.jpg

129.jpg

玫瑰色的晚霞中,老葛和林莉举起那玫瑰色的酒杯,邀请我下次一定在他们家住下,他们说:“在这儿写知青故事一定很好。”我愉快地接受了他们的邀请。我说,那时我们就可以“把酒话桑麻,慷慨歌大荒”了。(图/记者 刘广海 作者: 贾宏图)

Archiver|My_爱好分享 ( 京ICP备190176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205号

GMT+8, 2021-12-6 00:58 , Processed in 0.06191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