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山人家园 门户 查看主题

风雪中的温暖

发布者: 山人 | 发布时间: 2021-10-20 16:37| 查看数: 110|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风雪中的温暖

1968年的那天,是秋翻地的最后一天,听老龚班长说,天冷一上冻,拖拉机就翻不了地了。
我又一次磨老龚班长,让他答应我去地里送饭。我说您说过,以后让我去,这都最后一天了…终于,他同意了。
老龚班长一边帮我装好饭菜碗筷,一边不住地叮嘱着,我挑着担子高高兴兴地出发了。天阴沉沉,走着走着下起了雪,晶莹的雪花飘落在脸上,凉凉的,很清爽。这是来北大荒的第一场雪,格外让人欢喜。我加快了脚步,远远的,看到地里移动的两台铁牛,听到拖拉机的轰鳴,又走了一会儿,其中一辆机车的人看到了我,开过来接上我,朝远处另一辆车开去。两车上的人凑在一起吃完饭,师傅们抽着烟聊天,有人问我,唉,老龚头怎么没来?我说,送饭这活儿哪能让他一个人全揽下呢?今天我也锻炼锻炼。他们说,可也是,天天饿着肚子先来送饭,真难为老龚头了。他们又关心地说,下雪路滑,你回去时小心点儿。我说,放心吧!就打道回府。没一会儿,一辆拖拉机追来,车上的人大喊,你走错了,方向反了。我急忙转过身继续朝前走。
大地白茫茫一片,已分不出哪里是路,哪里是田。我从来就分不清东南西北,这下更搞不明白了。风卷着雪片越来越大,老天爷变了脸,该不会遇上了老同志们常说的“大烟炮”吧。走着走着隐约好像看到了一些电线杆,心想我们连紧挨着团部有电灯,其它连都没有电灯,就不会有电线杆,滿心以为方向是对的,就一边使劲唱着歌给自己鼓劲,一边深一脚,浅一脚,顶风冒雪兴冲冲地走着。后来天几乎黑下来,离连队近了才发现不对,好像是对面的三连。但返回去大约十里路,太远了,怕再走错,就硬着头皮将错就错,想先到连里借个手电筒,然后沿大路返回。可到了三连,知青们不放心我赶夜路,硬是留住我,到食堂给我打饭吃。往我们二连打电话,一直没人接,可能因为是星期天吧。我怕连里人着急,无心吃饭,坚持要走,正争执时,有知青跑来说,通知了,你先放心吃饭吧。原来三连连长想出办法,打通了团部的电话,让广播站广播,这样我们连一定会听到,我紧张的心情才放松了一些,这才想起自己连午饭还没吃呢。
因为没有电灯,大家早早钻进被窝躺下,小马灯一盏盏熄了,我说什么也不睡,跟身边的人说,我们连一定会来人接我,就合衣躺着,眼睛盯着窗外。周围渐渐传出轻轻的鼾声,我却没有絲毫倦意。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远处有灯光闪烁,似乎越来越近。我兴奋地说,我们连派拖拉机来接我了。我身边的人说,不是吧,可能是我们连打夜班的拖拉机提早完工,回来吃夜班饭。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不顾劝阻,起身下炕,穿好鞋,迎了出去。
两盏大灯照着我,越来越近,径直开过来,停下。我跑上去看到下来的是卜宪美师傅,一时高兴地说不出话来。老卜说,快上车,看你冻的。我说,我去拿东西,三步并做两步,急忙回宿舍和身边的知青朋友告别,拿起桶和扁担就离开了,全然不顾身后传来的声音:等等我们,送送你……
途中,卜师傅告诉我,全连人都急坏了,机务排开动了拖拉机,后勤王老板带人骑着马去了草甸子,还有很多老同志都从家中赶来,带着知青们,都到地里去四处寻找,大声呼喊。后来连长指导员得知我在三连,大家才陆续收兵返回。连长就派他来接我了。
我听着,心里激动万分,黑暗中眼泪止不住地流,又赶紧说了说自己的经历。老卜听了说,别的连虽然没有电灯,但都有电话,那是电话线的杆子,我才恍然大悟。
回到宿舍,电灯通明,一屋十几个来自三个不同学校的女知青,谁都没有睡,大家围了上来,抱在一起。姐姐和几个人哭了起来,哽咽地说你知道我们多担心你吗?奇怪得很!我这时没有眼泪,只是一个劲说,我这不好好的吗?我这不好好的吗?心里早已被温暖融化了!
事后,老龚班长说,真怕你喂了狼,怕你掉沟里爬不出来……这份担心牵动了全连上下,这满满的温暖,满满的爱,令我刻骨铭心。我深怀感恩又常存敬畏与歉意。
作者 钟亚琴(原23团 原二连北京知青)

最新评论

Archiver|My_爱好分享 ( 京ICP备190176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205号

GMT+8, 2021-12-6 01:11 , Processed in 0.03971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