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家园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山人家园 门户 分类 查看内容

梦中的阿不交河

2021-10-9 14:29| 发布者: 山人| 查看: 3| 评论: 0

摘要: 2009年5月末,我与士良、惠徕相约,回到了那个让我多少次情牵梦绕、阔别三十五年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23团—如今的黑龙江省农垦局八五九农场。甫到八五九,即给人眼前一亮、恍如隔世的感觉。 ...
梦中的阿不交河
  
  2009年5月末,我与士良、惠徕相约,回到了那个让我多少次情牵梦绕、阔别三十五年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23团—如今的黑龙江省农垦局八五九农场。甫到八五九,即给人眼前一亮、恍如隔世的感觉。这是过去的23团吗?团部在哪里?招待所在哪里?电影院、医院……。记忆中的23团已成为现代化城市的一隅之地,俨然被颇有档次的场部大楼、宽阔的场部广场、繁华的街景市场、依山傍水的公园所替代。
  漫步中,若非井连长、老侯、老钱等老前辈作向导,一时还真分辨不出去往六连的路呢。来到了六连,老前辈们指指点点:这排房子是原来的食堂拆改的,这儿是你们原来住过的宿舍,再往前走就是场院、还有……。我一边手持摄像机跟踪拍录着,一边在努力追寻着那些逝去的东西,眼前不停地晃动当年各地知青生活劳作的场景,仿佛又依稀回到了三十五年前。呵,是啊,就在这块土地上演绎了多少令人难以忘怀的故事……。
  站在六连的沙石路上,我朝向南边推拉着镜头努力地在寻找什么,对,是一条小河,阿不交河。因为这是我心中的一个结,看一看阿不交河也是我此行的拟意之一。就是这条小河,让我久久不能释怀,我曾不止一次的梦到过它。在梦中,蜿蜒的阿不交河自西向东缓缓流过,似一条玉带搭在了绿色的地毯上。河畔上布满了一个个突起的绿色塔头(注:塔头为何物,相信六连人都知道)和很多叫不上名的野花。阳光下,昔日还很年轻的男女知青们在岸边洗衣嬉戏说笑着,塔头上晾晒着刚刚洗过的各色衣服……。这简直就是一幅浑然天成的自然风光图画。这是那个多年徘徊在我心中的梦吗?不,应该说这就是当年各地知青在六连劳作之余的生活写照。
  记忆中,一个炎炎的夏日,我和陈士俊、张长槐、邹金玉、吴洪生等人在阿不交河里嬉戏玩耍,只见邹金玉不知河水深浅,头朝下一个猛子扎入水中,当他浮出水面站定时才知河水齐腰深,一头污泥糊在脸上,只露出一口小白牙,活脱儿一个小鬼儿龇牙,够吓人的!大伙见状不禁一阵哄堂大笑,不住地夸他水性好……。
  也许阿不交河太小了,以至于在“百度”和黑龙江省地图上都搜索不到它,无从考证。据推测,阿不交河的名称应该源于满语,就像挠力河满语意为“河床流荡不定”,乌苏里江满语为“乌苏里乌拉”意为“东方日出之江”一样,只是不知“阿不交”为何意?依据阿不交河原始的生态环境,河水穿行于23团两侧的低山丘陵和低洼、沼泽湿地之中。丰茂的水草,无尽的鱼虾,引来各种各样的水鸟。每到春夏之交,这里一定是百鸟翔集,莺歌燕舞,锦鳞游泳,鱼跃龙门。从春天到秋天,小丘上、浅水中,一片片叫不出名的野花开放着,抬眼望去似彩色的星云。
  我信步朝阿不交河走去,眼前的一切让我多少有些失落。阿不交河早已干涸,河床上黄萎的枯草和片片的绿草相间,梦中的场景已成为过去,阿不交河不复存在,河两岸的湿地也变成了菜地。遥望河南岸仍是那座绵延起伏的南山,噢,对了,我们曾多次在半夜里紧急集合抓特务到过那里,也曾进山砍过镰刀把儿。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初23团在阿不交河上游拦水建坝修了个水库,估计阿不交河从那时起就断流了。现在代之而起的是在八五九农场的水库原址上建了一个水上公园。
  当我伫立在阿不交河岸边、用镜头巡视着不远处八五九场部的时候,不禁感慨万千:我为八五九明天的美好愿景而感到鼓舞,为八五九今天的发展进步而感到欣慰,但同时也为失去了昨天的阿不交河而感到迷茫,因为我只能在梦中和回忆中见到它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下级分类

Archiver|My_爱好分享 ( 京ICP备190176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205号

GMT+8, 2021-10-9 14:30 , Processed in 0.02307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